国安与京城三所学校牵手,中赫国安新增四座校园足球基地

位于北京牛街的回民小学,是一所知名的民族学校,全校1600多名师生,分别来自11个少数民族。除了民族学校,回民小学的另一大标签就是足球学校无论是在西城区还是北京市,回小足球都是名声在外。 回民小学开展足球项目的历史由来已久,是北京市足球传统校。2013年,回民小学和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合作,组建了不同年龄段的三支男队、一支女队构成的校队,在区内、市内的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回民学校办公室主任杨薇介绍说。 而在竞技之外,回民小学的足球普及工作也很有成效:全校千余名学生人手一个足球,每周都有一节足球课,每年都有一次时间跨度长达一个月的足球嘉年华活动。杨薇说:在我们学校,有足球天赋的孩子可以参加比赛、进校队,其他孩子则可以当拉拉队、成为小记者。足球已经不仅仅是一项运动,而成为了学校素质教育的重要抓手。 和国内很多小学一样,回民小学在开展校园足球活动过程中遇到的最大苦恼就是足球师资,尤其是高水平足球师资的短缺。杨薇说:我们学校共有10个体育教师,但大部分都不是专业学足球出身,虽然经过培训也可以上岗,但执教水平还有待提高。 也正是在此背景下,四年前回民小学和京城著名的青少年足球俱乐部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建立了合作:由俱乐部派遣专业足球教练前往学校带体育课、校队训练,几年下来,效果显著。 但一家俱乐部、一所学校、一种合作模式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尤其是在教育部提出2025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数量将达到50000所的总目标之后,如何突破师资瓶颈成为了各界亟待解决的问题。 2017校园足球教师培训计划正是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 据了解,该计划由中国教师发展基金会主办,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协办,校园安全与教师发展专项基金管委会和北京博众天承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联合承办,教育部体卫艺司、国家发改委、中国足协、国家奥体中心给予支持的大型公益活动,将主要针对全国各级各类中小学校专职、兼职足球教师和体育教学负责人进行校园足球理论、实践能力的培训。 作为该计划的专家团成员之一,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总经理蔡伟介绍说,将邀请来自北京师范大学、北京体育大学、广州恒大足球学校、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的青训专家一起,在国内20座城市开展足球专项培训,计划在一年内培训至少1500名基层教师。 本计划的另一大特色则是企业的深度参与:安踏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北京博众天承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都将给予该活动巨大的支持。 安踏市场部高级总监朱敏捷表示,作为一家有责任感的民族企业,安踏有义务为青少年足球,尤其是师资力量培养贡献力量。 北京博众天承文化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则一直致力于校园体育的推动,已经在2016年承办了2016安踏杯极体育昆明中小学足球赛,将校园足球文化融入学生学习与生活,激励更多的学生积极参与到足球文化的体验中,充分发挥校园足球的育人功能,全面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让校园足球成为中国足球根基培育的突破口。 原中国足协秘书长韩重德表示,企业的参与将大大提升国内青少年校园足球师资队伍建设的效果和效率,发挥1+12的效果。相信在传统的体教结合的基础上,企业的加入将为校园足球、足球事业的快速发展提供更大助力。

图片 1

浏览:284次

图片 2授牌仪式现场。记者王牧青摄

来源: 微信公众号“界面新闻”

加QQ群足球大咖每天免费推荐两场重心赛事

北京11月1日电11月1日,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与北京市回民学校、北京市宣武回民小学、北京市宣武回民幼儿园、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正式签署校园足球战略合作协议书,联手共建青少年校园足球人才培养基地。

作者:陈丁睿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签约仪式上,中赫国安青训主任魏克兴等负责人向三所学校及国奥越野俱乐部授予“中赫国安校园足球基地”牌匾,中赫国安青训新增四座校园足球基地,“幼儿园-小学-中学-职业梯队”一体式足球人才培养体系得以正式构建。

图片来源:国奥越野俱乐部

本月初,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与足球传统校北京市回民学校、北京市宣武回民小学、北京市宣武回民幼儿园、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正式签署校园足球战略合作协议书,联手共建青少年校园足球人才培养基地。

近日,《北京市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对外公布。“方案”提到,青少年校园足球与职业足球体系有效运行,逐步形成“体育教育深度融合、社会力量良性互通、竞赛训练高效协同、成才通道宽广顺畅、人才支撑坚实有力”的特色青训体系。

绕场一周的谢场仪式还没有结束,刘国博就迫不及待地拉上大连一方的国字号队友,让摄影师帮忙按下了快门——工人体育场,中超联赛,国安生涯的主场首秀,这个19岁的北京男孩自然不想遗漏掉这样的仪式感。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了回民学校和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此番俱乐部与回中、回小和回幼的合作,是“体教结合”模式的进一步探索,并由此构建了幼儿园—小学—中学直至职业梯队的一体化足球人才培养模式,而在这其中,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同样起到了非常重要的纽带作用。该俱乐部创始人蔡伟表示,“教球育人”一直是自己的办事理念,而在五方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并挂牌成功之后,最大的受益方是几所学校的孩子们,他们能够有机会享受到足球传统校带来的“福利”。

2017赛季初接手国安后,中赫开始大力发展青训,希望推动北京市青少年足球发展,并对青训体系、校园足球及幼儿足球做出了一系列长远规划。

从担当球童与国安名将合影,到穿上球衣开启职业生涯,他的兴奋与感慨溢于言表。

图片 3

图片 4国安主帅施密特通过视频寄语。记者王牧青摄

出生于1999年12月27日,效力于北京中赫国安,崇拜皇马球星贝尔,曾在灯市口小学练习田径的刘国博,其实早已体验过京沪的双城生活。两年前,天津全运会U-18男足决赛,在上海队与四川队激烈鏖战时,正是他的替补出场和破门得分,为徐根宝率领的上海男足奠定了加冕桂冠的胜势。

蔡伟:“体教结合”重在“教球育人”

本次中赫国安与三所学校、国奥越野的深度合作,对带动首都核心区校园足球发展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搭建了跨校、跨机构、打破校园-社会围墙的足球人才培养体系,打造了从幼儿园到职业足球俱乐部具有民族特色文化的校园足球一体化人才培养机制,在首都核心区开辟校园足球发展的一条新路。

半年之后,怀揣着强烈的回乡意愿,刘国博决定加盟从小就关注的北京中赫国安。在经过菜鸟赛季的沉淀与磨练后,他也得以在2018年11月11日御林军与河北华夏幸福的中超联赛中,以18岁10个月零15天的年龄,创造了队史第二年轻的出场纪录。

1997年,有着专业队足球经历的蔡伟创立了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地点就在奥体中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当年真的是“白手起家”,一步步咬牙坚持了下来。“当年国内足球职业化刚起步,其实北京市面上的俱乐部有很多,不过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发展。我本人完全是出于喜好办了俱乐部。”蔡伟对北青报记者表示。

早在2006年,国安率先与北京市回民学校、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合作,以拓展俱乐部青少年足球人才输送渠道。合作11年间,走进国安梯队的球员逐年增加(2008年2名、2010年6名、2012年5名、到2017年12名),目前的中赫国安一线队中,教练组成员陶伟、前锋巴顿和守门员张岩都出自回民学校足球队。最新一期男足U22国家队名单中,巴顿和张岩榜上有名。

借助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辅助,怀揣天赋的刘国博一直在家庭的理智推动下,向着自己的足球梦想坚定前行。当然,与当下多数足球少年的成长之路无异,他与足球的情投意合,还是起源于青训俱乐部的培养。

一方面是自己喜欢的足球事业,一方面却又面临着经营的现实困难,到底如何让俱乐部生存下去成为蔡伟当时面对的最大问题,这时,曾经在部队学习的经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据蔡伟介绍,80年代中后期,当时在南京部队服役的他去广州军事体育学院上了3年学。这段经历让他收获最多的就是,做体育不仅要有过硬的身体素质,还要有清晰的头脑,体育是需要思考的,而不是简单比拼身体素质。

图片 5现场嘉宾合影。记者王牧青摄

2018年7月,中国足协在官方网站公示了《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认定全国社会足球品牌青训机构公示的通知》,来自全国各地的156家青训俱乐部或公司机构,得到了来自中国足球最高管理机构的认证。

因此在俱乐部发展遇到瓶颈的时候,他率先想到了要走“体教结合”的路子,并且确立了“教球育人”的理念。据了解,蔡伟在1997年就和安苑北里中学进行了合作,3年的时间让他积累了足够的校园足球经验,而随着2002年和望京南湖东园小学签订组建校队协议,国奥越野“打出”了自己的品牌,也有了稳定的网点校和一批足够出色的小球员。即便如此,他也没忘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踢球的孩子也要保证学业,这也是他和回民学校合作的初衷。

由于活动与国安一队训练时间冲突,国安将帅并未出席活动,但主帅施密特和巴顿、张岩都通过视频发来了祝福。陶伟等三位老校友还通过视频回答了学生的问题,张岩寄语小师弟:“希望你们在球场上勇于承担责任,乐观面对挫折,从足球中学到人生的道理。”

在这其中,将刘国博领上足球之路的北京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同样榜上有名。

原来,随着很多小球员面临着升学问题,如何让那些有潜力的孩子继续受到良好的教育就成为他关注的焦点,而此前在北京足球圈积累的经验也让他有了和足球传统校——回民学校商谈合作的可能。“我们和回民学校的合作源自2006年,而几乎是在同一时期,俱乐部也和国安签订了输送小球员的合同。让这些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去踢职业足球,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据悉,本次中赫国安与三所学校及国奥越野的合作,在以往的基础上将全面升级,中赫国安俱乐部不仅会加大经费支持,完善输送人才奖励机制,还会对校园足球进行软、硬件升级,并选派专家监督并指导训练教学。这些举措将全面鼓励三所学校及国奥越野为中赫国安俱乐部发掘、培养、输送更多潜力新星。

这家创立于1997年、以奥体中心为根据地的青训俱乐部,已经在过往十多年为国内培养了11.5320人次的足球人口。每个周末,这里的教练都能在训练场迎来600多个热爱足球的孩子。2017年,国奥越野还与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签订了青训合作协议。

回民学校:30余年做足球

目前,北京市回民学校拥有大量优秀的2005、2006年龄段球员,这批球员未来也将作为中赫国安05、06年龄段建梯队的人才储备。

身为国奥越野俱乐部的总经理,习惯对琐事亲力亲为的蔡伟,总是忙碌于各个训练场之间。在任何可以抓住的间隙,他都会对那些孩子叮嘱一番。从周中每1.5小时120元的强化班,到周末每2小时120元的兴趣班,只要不是无法应对的雾霾天气,蔡伟与各个教练都会在奥体中心的训练场等待孩子们的到来。

坐落在牛街附近的北京市回民学校有着近百年历史,2003年完成合并后成为一所涵盖初高中的完全中学,而它更被外界所熟悉的是他们的足球。这里曾经培养出陶伟、杨昊等国脚,同时也是现在效力于国安队的巴顿和张岩的母校。据北青报记者了解,上世纪80年代中期学校自申报特色校成功之后,就让足球这项运动真的在学校这片土壤上生根发芽,而这一做就是30多年。从2001年就开始在学校工作的王振最有发言权,从刚毕业时的体育教师到如今学校学生发展指导中心主任,过去16年的时间,他见证了学校逐步依靠体教结合模式发展获得的成功。

其实相较于利润空间微薄的社会培训,国奥越野与中小学的合作项目,才是他们的生存之本。

王振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回民学校的足球特色已经延续了30多年的时间,最难能可贵的是,学校对于足球的重视并没有因为客观条件的变化而动摇。“我本人经历过3任校长,他们对于校园足球的态度都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不仅要发展,而且发展得要有特色。”而借助足球传统校的优势,回民学校享受了一些招生的便利条件,并且得到了部分资金的支持。尽管如此,在二三十年前仅靠学校的师资力量要想将校园足球发展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相较于过往为数不多的协议联手,伴随着近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颁布以及校园足球受到重视,目前的国奥越野俱乐部,已经在北京的十所中小学和幼儿园都设立了培训分部——包括回民幼儿园、西中街小学、光明幼儿园和宣武回民小学等等。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学校的体育老师用积累的足球资源,利用课余时间组织了校队,并培养出了陶伟和杨昊这样的优秀职业球员。对此王振说道:“当时确实很不容易,我们仅依靠几名体育老师的个人资源坚持了下来,而随着特长生一批又一批到来,学校也在摸索新的培养模式,仅仅靠学校的老师是顾及不了所有小球员的,加之有相关的老师牵线搭桥,这就促成了学校和国奥越野俱乐部在2006年开始的合作。”

多年以前,蔡伟与刘国博的父亲刘劲松结识,后者做生意、喜欢足球,便把耳濡目染的儿子带到了国奥越野俱乐部。

挂牌:让资源得以最大“共享”

在谈到儿子对人生道路的选择时,刘劲松曾经如是告诉社会科学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关于是不是让刘国博继续足球生涯,家里还开过一个规模不小的研讨会,亲戚们几乎都不赞成,觉得中国足球那么臭,就别再让孩子学坏了。但是在征求过儿子的意见后,我对亲属们说,你们的反对更增加了我的信心,我就要尊重孩子的选择。”

既然双方在之前已经有了十多年的合作,那么此番的挂牌是否还有新的含义?对于这个问题,无论是学校还是俱乐部方面都给出了肯定的答复。王振就表示,其实“挂牌”背后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让整个教育资源和足球资源得到了“共享”。他说:“原来是回民学校与国奥越野在合作,此番从回幼到回小再到回中的模式建立起来,就会让我们的资源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同时也让这些学校的孩子们享受到这样的福利。”

当然,从北京到上海,从国奥越野到中赫国安,刘国博和父亲无疑成为了残酷足球之路上的幸运者。

据了解,此前回民学校和国奥越野足球俱乐部就已经着手将现有的足球资源“辐射”到周边的小学和幼儿园,让同处在周边地区的学校能够拥有高水平的足球教练。而这样“一贯式”体系的正式构成,则让这样的交流和沟通在未来变得更加紧密。“学校之间的融合是我们挂牌合作最希望看到的效果,这样的融合不仅仅是指学生在升学时有了更加便利的条件,而是让足球文化一步步下沉到低学段的学生中间,真正让回中的足球文化得到传承与发展。”

十多年以来,蔡伟结识过无以计数的家长,相比于志向远大的梦想,更多人只是尊重孩子的兴趣爱好,抑或在学业不重时锻炼一下身体。在这样的情况下,各种暑期出现的夏令营和青训营,无疑更能博得家长们的目光。

蔡伟则表示,从俱乐部层面来说,要让这样的深度合作真正取得效果,而不是简单的把牌匾挂在学校门外,最关键的是从自我做起,把训练计划进行细化,并适时和国安进行沟通和交流。他说:“在合同中,注明了国安会给我们提供教练员的技术指导以及经费支持,而我认为最关键的是,我们要根据具体的情况向国安提出请求,做到有的放矢。比如针对我们每个季度的训练计划向国安提出申请,请对方合理安排时间,对我们进行全方位的指导和帮助。”

过去几年,当国奥越野还在为教练团队增加着零星外教时,一些享誉全球的欧洲豪门,已然把挂牌合作的足球学校直接搬到了中国。

文/本报记者 张昆龙 供图/北京市回民学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拜仁慕尼黑在深圳、青岛和山西先后扎根,阿森纳足球学校登陆上海和泸州,到青岛、海口巴萨足球学校和富力切尔西足球学校正式成立,欧洲豪门对于中国市场的觊觎显露无遗。

但事实上,除了名宿出席揭幕仪式、高层职位必定外教、以及豪门品牌的营销活动,足球学校的运营终究需要所在地企业的合作,这样一来,也依然会以本地属性作为主导——或许只有微薄的外教比例和游学活动,可以证明这些机构的豪门属性。

或许,相比于在校园和草根足球层面与国内俱乐部竞争,豪门足校不如在寒暑假举办更多的短期、集中型青训营,以此传递自己的理念,并且获得更好的口碑。

在2015年2月27日由中央全面深改小组通过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关于“改革推进校园足球发展”的内容有:“全国中小学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在现有5000多所基础上,2020年达到2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深化学校体育改革、培养全面发展人才……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基础性工程,增强家长、社会的认同和支持。”

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足球世界,诸如刘国博这样的成功案例,只是无数足球梦想中的千分或万分之一。

天赋、品质、机遇、教练、俱乐部乃至运气,都会影响一个足球少年的成长。相比于校园和职业齐头并进、多个体系互相弥补且最大限度保留人才的日本青少年模式,中国足球的草根和青少年足球,还在为多年以来的缺失和遗漏还账。

2017年9月,在杭州绿城执教过的主教练冈田武史,曾经来到北京的日本大使馆进行演讲。在发言过程中,他列举了一组青少年注册人口的对比数据:目前,日本足协的青少年球员注册人数达到752966人,球队多达2万支,但至少在2016年,中国足协的注册数据却只有42153人,与东亚邻居相距甚远。

在中国足球的草根体系和氛围中,关于足球的选择,似乎从来都是一种赌博。

不在一线城市,不直接隶属中超球会,更不在中国足协认证的青训机构名单,成立仅有4年、拥有10名教练的重庆卓立足球俱乐部,正在中国足球的改革浪潮中寻找自己的生存之道。

从北京的体育院校毕业后,目前在卓立俱乐部出任教练的小龙,已经习惯了在训练日来到和济小学的操场。一般情况下,他会在上午十点半、下午两点和傍晚五点,负责三堂足球课或校队训练,如果有需要加练的小队员,他还会稍微加班半个小时,直到晚上七点放工。

过去几年,在国家体育总局、教育局和中国足协颁布的政策扶持下,校园足球和草根青训得到了更多的重视。具体到卓立俱乐部与和济小学的合作项目,这里的小学员就增加了100多人。

作为一名扎根于校园的基层教练,除了为队员的进步和环境的改善感到欣慰,小龙还必须要在家长的联系群中,应对无法避免的足球与学业的冲突。去年下半年,由于城区学校延时加课、放学时间拖后,以小龙为首的教练们,不得不面对着训练时间缩短一半的局面。而后,原本希望弥补训练时间的规划,又遭到了家长们的反对。

就算中国足球的金元时代气宇轩昂,舆论浪潮从未停歇,但至少在青少年和校园层面,中国足球还无法与“青春、梦想”划上等号。换言之,无论是足球抑或体育的意义,依然需要更多的时间在国内的社会层面生根发言。

小龙说:“其实,大部分家长都会把文化成绩放在不可动摇的位置,只要在二三级孩子的学习压力开始正大,他们就不会让孩子继续踢了;就算是到了五六年级,因为一大半学生都要课外补习,球队在周末的比赛也就无法照应了;很多家长都会觉得,只要是孩子的学习成绩下降,就肯定是踢足球影响的,自然而然地,他们也就不会支持了。”

在小龙看来,“只有一少部分家长”,是完全支持这项活动的,除了尊重爱好、认同足球的教育价值,他们也希望孩子可以借此成为足球特长生,为升学博得更多的便利条件。至于真正希望孩子走上职业之路的家庭?“应该只有一个吧,那个孩子确实很有天赋。”

在不久前发出的招生简章中,卓立俱乐部特意将“让孩子远离电子游戏”,设定成了吸引家长们目光的口号。而这样的“文字游戏”,其实也是很多大型青训机构的首选秘籍——踢球交朋友,踢球学英语,踢球……

冈田武史曾说:“很多人都告诉过我,中国足球的环境不一样。但在我看来,世界上只有一种足球。”或许,冈田武史终究是个理想主义者。

本文由德甲直播发布于德甲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安与京城三所学校牵手,中赫国安新增四座校园足球基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